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回首页
第二十回 何玉凤毁妆全孝道 安龙媒持服报恩情




这回书紧接上回,表得是何玉凤姑娘自从他父母先后亡故,直到今日才表明他那片伤心,发泄他那腔怨气,抱了他母亲那口棺材哭个不住。邓九公见他哭得痛切,便叫女儿褚大娘子上前劝解。褚大娘子道:“倒莫忙,他这肚子委屈也得叫他痛痛的哭一场,不然憋出个甚么病儿痛儿的来,倒不好。”
  说着,便叫人取些热汤水,又叫拧个热手巾来,这才慢慢过去劝着。劝了良久,那姑娘才止住哭声。大家围着,都让他先坐下歇歇。
  只见他且不归坐,开口便问着褚大娘子道:“姐姐,你前日给我作的那件孝衣可还在手下?”褚大娘子道:“那天因为你执意不穿,立逼着我拿回去,我就带回去了。今日我连这东西合你的素衣裳以至铺盖鞋脚我都带了来了。不然你瞧我来的时候,作吗用带那样一个大包袱来呢!”说着,便一手拉了他到里间去。何玉凤这才毁却残妆,换上孝服。原来汉军人家的服制甚重,多与汉礼相同。除了衣裙甚至鞋脚都用一色白的。那姑娘穿了这一身缟素出来,越发显得如闲云野鹤一般,有个飘然出世光景。褚大娘子又叫人给他在地下铺了一领席,垫上孝褥子,他才在灵右守起制来。
  邓九公此时是把一肚子的话都倒出来了,也没甚么可为难的了,觉得有点子泛上饿来了。便向他女儿道:“姑奶奶,咱们可得弄点甚么儿吃才好呢。你看你二叔合妹妹进门儿就说起,直说到这时候,这天待好晌午歪咧,管保也该饿了。”
  褚大娘子道:“这些事等不到老爷子操心,连吃的带你老人家的酒,我临来时候都打点妥当了,叫他们随后挑了来。这时候敢怕早送来了,在外头收拾着呢。甚么时候吃,甚么时候现成。”邓九公听了,便摧着才给姑娘些东西吃。
  岂知这位姑娘平日虽吃上看不破些儿,到了今日,心静身安,已经了安老爷这番琢磨点化,霎时把一条冰冷的肠子沍了个滚热,心里的事情都来了,那里还顾得到吃上?只在那里默坐,把心事一条条的理论起来。第一条,早就想起他那义妹张金凤,又急切要见见这位伯母安太太是怎样一个性情,怎样一个行径。便问着安老爷道:“伯父,你方才说我那伯母合张家妹子都在半途相候,不知他娘儿们此时在那里?怎的我得见见也好。”安老爷道:“不但你想见他们,他们也正在那里想见你。除了我们张亲家老夫妻二位照应行李不得来,其余都在庄上。”说着,便找褚一官着人送信请去。
  恰好褚一官外面去了,不在跟前。一时找来,老爷便说明原由。褚一官道:“还等这会子呢?头晌午就来了!这里话设说结,我又不敢让进来,没法儿,我把他老人家娘儿两个让到隔壁林大嫂家坐着呢。方才打发人来问过两三回了。等我过去言语一句。”说着去了。
  不上一盏茶时,安太太早到,褚大娘子便忙着迎出去,搀了进来。那安太太进门,一眼便看见姑娘哀哀欲绝的跪在那里。一时也不及参灵,便一直的奔了姑娘去。也顾不得那白褥子的忌讳,便蹲下身去,半跪半坐的把他一搂搂在怀里,“儿呀”“肉”的哭起来,。一面哭着,一面数落道:“我的孩子!你可心疼死大娘了!拿着你这样一个好心人,老天怎么也不可怜可怜你,叫你受这个样儿的苦哟!”姑娘听了这话,心里更酸,哭得更痛。褚大娘子劝了半日,才两下里劝住了。
  便让太太坑上坐,太太那里肯?说:“姑奶奶,我好容易见着他了,你让我合他多亲香亲香!”说着,又拿小手巾擦眼睛。
  褚大娘子便向炕上拿了一个坐褥,给太太铺好,又装了一袋烟过去。
  太太便合姑娘对面坐了,手里拿着烟袋,且不吃烟,着实的给姑娘道了一番谢,说:“大姑娘,我就剩了心里过不去了!我实在说不出甚么来了!”姑娘此时倒也无可谦词,只说了个:“那时虽然彼此不知,方才听我伯父说起来,我两家原来是这样的世谊,便是侄女儿出些力,岂不是该的?侄女儿此后仰仗伯父、伯母的去处正多。还有几句不知进退的话,方才我都求过我伯父了。”
  安太太道:“大姑娘,凭你有甚么为难的事,都交给我合你大爷。你只别委屈,别着急,耽搁了身子,我就放心了。”
  说着,便拉了他的手,问长问短。恰好一个婆儿送上茶来,安太太接来,便搁下那个茶盘儿,自己端着碗,送到他口边,让他喝两口热茶。一会儿又用手指头给他理理头发,一会儿又用小手巾儿给他沾沾脸上的眼泪,一会儿又说:“这一个褥子薄,再垫个坐褥罢,小心地下的凉气冰着。”一会儿又说:“没外人在这里,只管盘上腿儿坐着,看压麻了脚。”——也不知要怎样的疼疼那位姑娘才好。再不想姑娘的小脚儿天生的不会盘腿。更可怜那姑娘幼年丧父,正是用着母亲抚养照料的时候,母亲又没了;便是有,他那位老太太也是一个老实不过的人,及至逃难至此,一病不起,连他自己的衣食还得女儿照顾,姑娘何曾经过人这等珍惜怜爱过来?如今合安太太见了面,看了这番说话、行事、待人,才知道天底下的女孩儿原来还有这等一个境界,他心里顿觉甜苦寒暖大不相同,便益发合安太太亲热起来。
  坐定了,便目不转睛的看着安太太。只见那太太穿一件鱼白百蝶的衬衣儿,套一件降色二则五蝠捧寿织就地景儿的氅衣儿,窄生生的袖儿,细条条的身子,周身绝不是那大宽的织边绣边,又是甚么猪牙绦子、狗牙绦子的胡镶混作,都用三分宽的石青片金窄边儿,塌一道十三股里外挂金线的绦子,正卷着二折袖儿。头上梳着短短的两把头儿,扎着大壮的猩红头把儿,别着一枝大如意头的扁方儿,一对三道线儿玉簪棒儿,一枝一丈青的小耳挖子,却不插在头顶上,倒掖在头把儿的后边。左边翠花上关着一路三根大宝石抱针钉儿,还戴着一枝方天戟,拴着八棵大东珠的大腰节坠角儿的小挑,右边一排三枝刮绫刷蜡的矗枝儿兰枝花儿。年纪虽近五旬,看去也不过四十光景,依然的乌鬓黛眉,点脂敷粉。待人是一团和气,和气的端庄;开口有几句谦词,谦词的尊贵。高华富丽,慈厚和平。合安老爷配起来,真算得个子子孙孙的天亲,夫夫妇妇的榜样。姑娘看了半日,心里暗暗的说道:“我给张家妹妹误订误撞说成了这等的一个人家,这样的一双公婆,也算对得住他了。”
  他那里正待问安太太“我那妹子怎的不同来”?一句话不曾出口,只听外面一片哭声,男的也有,女的也有,老的也有,少的也有,摇天振地价从门外哭了进来。姑娘从来不晓得甚么叫作“害怕”的人,此时倒吓了一跳,心里敁敠道:“我这里除了邓、褚两家之外,再没个痛痒相关的人,他两家都在眼前,这来的又是班甚么人?却哭的这般痛切?好生作怪!”自己又拘住礼法,不好探头往外看,只得低了头伏在地下陪着哭。
  且住!这一片哭声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班人,果然都是谁呀?原来安太太过来的时候,安公子小夫妻合仆妇丫鬟都随过来了。只因里面地方过窄,要等安太太先见过了,然后大家才好进来,趁这个空儿,便在前厅换了衣裳。姑娘在灵旁跪着。只顾在这里应酬安太太,却不得知道消息。及至他自己伏下身去陪哭,安太太便站起身来。他哭着闪眼一看,早见一男一女拜倒在灵前,又是两个老少妇人跪在门里,一个男的跪在门外,都伏在地下痛哭,又各各的身穿重孝。姑娘泪眼模糊,急切里看不出谁是谁。口里既不好问,心里更想不出这是怎么一桩事。正在纳闷,却见褚大娘子把灵前跪的那个穿孝的少妇搀起来,那厢那个穿孝的少年也便站起身来,还在那里捂着脸擦眼泪。那少妇便拉了褚大娘子,一面哭着扑了自己来,便在方才安太太坐的那个坐褥上跪下,娇滴滴悲切切叫了声:“姐姐,你想得我好苦!”说罢,也是抱头痛哭。
  何玉凤此时临近一看,又听得说话的声音,才晓得是他救的那个结义妹子张金凤,那厢站的那个少年,便是安公子。
  一时心中万绪千头,才待说话,那后面跪的老少两个妇女也抢过来给姑娘磕头,扶着姑娘的腿哭个不住。门外的那个男的也磕了阵头站起来。姑娘且不及看门外那个,急得一手拉了金凤姑娘,一手推那两个妇女,道:“你两个先抬起头来,我瞧瞧是谁?”及至两个抬起头来,两下里看了一看,才晓得是他的奶母合他的丫鬟,门外那个却是他的奶公戴勤。姑娘此时断想不到这班人忽然在此地同时聚在一处,重得相见,更加都穿着孝服,辨认不清,到了他那个丫鬟——随缘儿媳妇——隔了两三年不见,身量也长成了,又开了脸,打扮得一个小媳妇子模样,尤其意想不到,觉得诧异。这一阵穿插,倒把个姑娘的眼泪穿插回去了,呆呆的瞅瞅这个,看看那个,怔了半日,才问着张金凤道:“妹子,我难道合你们是梦中相见么?”张姑娘道:“姐姐,你且莫悲伤!定一定再说话。”这姑娘痛定思痛,良久良久,才重复哭起来。
  安太太便叫张姑娘:“好生劝劝你姐姐,不要招他再哭了。”褚家娘子合他奶娘也来相劝。姑娘这才止住悲啼,拉了张金凤,觉得心中有万语千言,只不知从那句说起。只见他看了看众人,又看了看安公子夫妻,忽地失惊道:“阿呀!岂有此理!我这奶公、奶母合这丫鬟罢了,你二位,现在伯父、伯母双双在堂,岂不嫌个忌讳,怎生也穿起这不祥之服?快快脱下来才是!”安公子跪在那里答道:“我两个受了姐姐的救命大恩,无路可报,今日遇着婶母这等大事,正该如此。况又是父母吩咐的,怎敢违背!”姑娘连连摆手,说:“这事断断行不得!”张姑娘又道:“姐姐,便是你我,又合嫡亲姐妹差些甚么?姐姐不必再讲了。”两人只管这等说,姑娘那里肯依?急得又向安老爷、安太太说:“伯父、伯母,这事礼过于情,不要说我何玉凤看了不安,便是我的母亲九泉有知,也过不去。求你二位老人家吩咐一句,一定叫他们脱了才好。”
  安老爷道:“姑娘,你且不必着急,听我说。你道这事‘礼过于情’,按古礼讲,古人的朋友本就有个‘袒免之服’。怎的叫作‘袒免’?就如如今男去冠缨,女去首饰,再系条孝带儿,戴个孝髻儿一般。按今礼讲,你只看内三旗的那些人家,遇见父母大事,无论亲戚朋友跟前,都有个递孝接孝的礼。再讲到情,你我两家不但非寻常朋友可比,比起那疏远的亲戚来,只怕情义还要重些。便是你尊翁灵柩到京的时候,我也曾在我那坟园上供养他几日,也曾叫我这孩儿去了缨儿,穿身孝服,替我早晚祭奠。这是你奶公、奶娘眼见的。那时姑娘你又从那里不安去?何况姑娘你救了他两个性命,便同救了他两个父母、公婆。他两个如今止于给你令堂穿身孝服,就论一报一施,你道孰轻孰重?这几身孝,正是我昨日听得你令堂的事,合你伯母商议,特特的赴做成的。你我骨肉一般,还讲得到甚么忌讳?便是忌讳,我这一儿一媳当日在那能仁寺双双落难,果然不是你来搭救,只怕今日之下,想穿这两身孝服也没处穿,我同你伯母求着这样忌讳也求不到。我再合姑娘你掉句文,这就叫作‘亡于礼者’之礼也,故曰‘其动也中’。”安太太也道:“是这样。”不叫姑娘谦让,又怕他着急,便亲自走过来安抚了他一番。
  这且不表。却说邓九公方才见公子合张金凤穿了孝来,也自诧异,及至安老爷说了半日,他才明白过来。原来昨日安老爷把华忠叫在一旁说的那句梯己话,合今早安老爷见了安太太老夫妻两个说的那句哑谜儿,他在旁边听着干着了会子急不好问的,便是这件事。便向姑娘道:“姑娘,师傅总得站在你这头儿,咱们到底是家里,我再没说架着炮往里打的。这话你伯伯可说的是,咱们不用再说了。”姑娘还待再说,褚大娘子也道:“我可不懂得这些甚么古啊今啊、书哇文的,还是我方才说的那句话,人家是个老家儿,老家儿说话再没错的,怎么说咱们怎么依就完了。你说是不是?”
  姑娘见一个人扭不过众人去,心里想道:“我从来看了世界上这些施恩望报的人,作那些春种秋收的勾当,便笑他是有意沽名,有心为善;所以我作事作起来任是潮来海倒,作过去便同云过天空。即如我在能仁寺救安公子、张姑娘的性命,给他二人联姻,以至赠金借弓这些事,不过是我那多事的脾气,好胜的性儿,趁着一时高兴,要作一个痛快淋漓,要出出我自己心中那口不平之气!究竟何曾望他们怎的领情,怎生报答来着?不想他们竟这等认真起来。可见造因得果,虽有人为,也是上天暗中安排定的。”想到这里,也就默默无言,只得跪起来给安公子合张姑娘行礼叩谢,慌得他两个还礼不迭。然虽如此,姑娘此刻是说勉强依了,他心里却另有个不愿意的意思。他这不意愿,想来不是为方才给安公子、张姑娘磕那两个头。究竟他是个甚么意思?这位姑娘心里弯子转子过多,我说书的一时摸不着门儿,无从交代。等这书说到那个场中,少不得说书的听书的都明白了。
  闲话休提,言归正传。再讲安老爷自从到了二十八棵红柳树邓家庄,又访到青云堡,见了褚一官、褚大娘子,这才见着邓九公。自从见了邓九公,费了无限的调停,无限的宛转,才得到了青云峰,见着了这位隐姓埋名昨是今非的十三妹。自从见了这位姑娘,又费了无限唾沫,无限精神,才得说的他悉心忏悔,五体皈依。一直等安太太、安公子、张姑娘以至他的奶公、奶母、丫鬟异地重逢,才算作完了这本戏文,演完了这段评话,才得略略的放心。
  他便对邓九公说:“九兄,这事情的大局已定,我们外面歇歇,好让他娘儿们说说话儿,各取方便。”邓九公本就嚷嚷了半天吃了,听了这话,正中下怀,忙说:“很好,咱们也该喝两盅去了。”又告诉褚大娘子道:“让姑娘吃些东西。哭只管哭,可不要尽只饿着。”唠叨了一阵,这才陪了老爷、公子出来。外面自有褚一官带了人张罗着预备吃的,内里褚大娘子也指使着一群蹶头脚的婆儿调抹桌凳,搬运饭菜。便连戴勤家的、随缘儿媳妇也来帮忙,一时里外都吃起来。安老爷合邓九公心里惦着有事,也不得照昨日那等畅饮,然虽如此,却也瓶罄杯空,不曾少喝了酒。至于那些吃食,不必细述,也没那古儿词儿上的“山中走兽云中雁,陆地飞禽海底鱼”,不过是酒肉饭菜,吃得醉饱香甜而已。一时吃完,又添了东西,内外下人都吃过了。
  邓九公闲话中便合安老爷说道:“老弟,你看这等一个好孩子,被你生生的夺了去了,我心里可真难过。只是一来关着他的重回故乡,二来又关着他的父母大事,三来更关着他的终身。我可没法儿留他。但是我也受了他会子好处,一点儿没报答他,我这心里也得过的去?我想,如今他不是没忙着要走的这一说了吗?我要把他老太太的事重新风风光光的给他办一办,也算我们师徒一场。只是要老弟你多住几日,包些车脚盘缠。可就不知老弟你等得等不得?”
  安老爷道:“我倒没甚么等不得,那盘费更是小事。便是九兄你不给他办这事,我们也不能就走。甚么原故呢?我心里已经打算在此了,此去带了一口灵,旱路走着就有许多不便,我的意思,必须改由水路行走。明日就要遣人踅回临清闸去雇船,往返也得个十天八天的耽搁。只是老兄你方才说的这番举动,似乎倒可不必。从来丧祭趁家之有无,他自己既不能尽心,要你多费,他必不安。况且这些事究竟也不过是个虚文,于存者没者毫无益处。竟是照旧,明日伴宿,后日却把灵封了,把他接到庄上,你师弟姊妹多聚几日,叙叙别情。有这项钱,你倒是给他作几件上路素色衣裳,如此事事从实,他也无从辞起。”
  邓九公道:“那几件衣裳可值得几何呢!”说着,绰着那部长须,翻着眼睛,想了一想,说:“有了!衣裳行李也要作,临走我倒底要把他前回合海马周三赌赛他不受我的那一万银送他,作个程仪。难道他还不受不成?”安老爷道:“那他可就不受定了。老兄,你岂不闻‘江山好改,秉性难移’?你且不可打量他从此就这等好说话儿了。他那平生最怕受人恩的脾气,难道你没领教过?设或你定要尽心,他决然不受,那时彼此都难为情。依我说,倒莫如……”老爷说到这里,掩住白,走到邓九公跟前,附耳低声说道:“九兄,莫若如此如此,岂不大妙?”
  邓九公听了,乐得拍桌子打板凳的连说:“有理!”又说:“就照这么办了!”老爷道:“九兄,切莫高声。此地只隔一层窗纸,倘被他听见,慢说你这人情作不成,今日这一天的心力可就都白费了!”邓九公伸了伸舌头,连忙住口。
  二人正要进后边去,恰好随缘儿媳妇出来,回说:“奴才太太合姑娘请老爷说话。”安老爷便同了邓九公进来。安太太道:“大姑娘方才说了半天,还是为玉格合他媳妇这两身孝,他始终不愿意。他的意思,还要过了明日后日两天,大后日就一同动身。我说这话你等我合你大爷商量,也得算计算计这两天工夫可走得及走不及。”姑娘接着说道:“我也没甚么愿意不愿意。不过想着他二位穿了孝,参了灵,就算情理两尽了,究竟有伯父、伯母在上头;况且又是行路,就这样上路,断乎使不得。不但他二位,便是我这奶公、奶母、丫鬟,现在既在伯父那里,一并也叫他们脱了孝上路为是。至于我这孝,虽说是脱不下来,这样跟了伯父、伯母同行,究竟不便。纵说你二位老人家不嫌忌讳,也得我心里安。再说,我父亲的大事那时,我只顾护了母亲、匆匆远辟,便不曾按着日期守孝;此番到京,我却要补着尽这点作儿女的心。那时日子也宽余了,伯父你给我找的那个庙也该妥当了,我一释服,便去了我的脚跟大事,岂不长便?这样商量定了,过了明日后日两天,就可上路,也省得伯父上上下下人马山集的在此久住。这话,伯父想来再没个不依我的。”
  安老爷一听:“这又是姑娘泛上小心眼儿来了,且自顺了他的性儿,我自有道理。”便说道:“姑娘,这话很是。便是你大兄弟、大妹妹,我也不是叫他们穿多少日子的孝。到了你补着穿孝这层,也很行得,尽有这个样子。只是两日后便要起身,却来不及。何也呢?我们将才在外头商量定了,你此番扶柩回京,旱路断不方便,就是你也不得早晚相依。我明日便着人看船去,也有几天耽搁。我们这里却依然明日伴宿,后日把灵暂且封起来,大家都搬到你师傅庄上住去。船一雇到,即刻起行。你那一路不要见外人的这句话,便不枉说了。姑娘,你道如何?”姑娘听了,料是此地山里既不好一人久住,众人也没个长远在此相伴的理,便也没得说,点头俯允。
  邓九公见这话说定规了,便道:“咱们这可没事了,太阳爷也待好压山儿了,二妹子合大奶奶这里也住不下,莫如趁早回庄儿上去罢,明日再来。再挨会子,这山里的道儿黑了,可不好走。”安太太还不曾答言,何玉凤姑娘早诧异起来,说道:“怎么,今日都不住下吗?”原来姑娘自被安老爷一番言语之后,勾起他的儿女柔肠,早合那以前要杀就杀、要饶就饶、要聚便聚、要散便散的十三妹迥不相同。听得声都要走,便有些意意思思的舍不得,眼圈儿一红,不差甚么就像安公子在悦来老店的那番光景,要撇酥儿!
  褚大娘子笑道:“哎哟,嗳哟!瞧啊!瞧啊!妞儿舍不得大娘了!我这可是头一遭儿看见你这个样儿!”安太太便连忙道:“好孩子,别委屈!我跟着你。”因合褚大娘子道:“不然姑奶奶你合你大妹妹回去,我住下罢。”谁知这位姑娘虽然在能仁寺合张姑娘聚了半日,也曾有几句深谈,只是那时节彼此心里都在有事,究竟不曾谈到一句儿女衷肠,今日重得相逢,更是依依不舍。
  褚大娘子是个敞快人,见这光景,便道:“这么样罢。”因合他父亲说:“竟是你老人家带了女婿陪了二叔合大爷回去,我们娘儿三个都住下,这里也挤下了。”又合褚一官道:“你回去可就把二婶儿合大妹妹的铺盖卷儿合包袱送了来,可别交给外头人,就叫孟妈儿合芮嫂两个来。我这里带的人不够使,他们村儿里的几个人晚上也有回家的。我带着一条被窝呢,不要铺盖了。晚上老爷子要合二叔喝酒,我都告诉姨奶奶了。以至明日早起的吃的,老范合小蔡儿他们都知道,你问他们就是了。可想着给我们送吃的来。”褚一官在那里老老实实的听一句应一句。褚大娘子又道:“可是还得把我的梳头匣子拿来呢。”张姑娘道:“不用费事了,两分铺盖里都带着梳洗的这一分东西呢。我们天天路上就是那么将就着使,连大姐姐你也用开了。”褚大娘子道:“如此更省事了。”褚一官道:“想想还有甚么?别落下了。”褚大娘子道:“没甚么了。——再就是我不在家,你多分点心儿,照应照应那孩子,别竟靠奶妈儿。”褚一官又连连答应。褚太娘子又道:“既这样,二叔,索性早些请回去罢。”
  邓九公道:“明日人来的必多,我已就告诉宰了两只羊、两口猪,够吃的了,姑奶奶放心罢。倒是这杠,怎么样,不就卸了他罢?”安老爷道:“这又碍不着,何必再卸。就这样,下船时岂不省事!”邓九公道:“老弟,你有所不知。我也知道不用卸,只是我不说这句,书里可又漏一个缝子!”说着,才嘻嘻哈哈同了安老爷父子合褚一官告辞出去。安老爷临走,又把戴勤留下在此照料,便一同回青云堡褚家庄去了不提。
  却说何玉凤姑娘,此时父母终天之恨已是无可如何,不想自己孤另另一个人,忽然来了个知疼着热的世交伯母,一个情投意合的义姊,一个依模照样的义妹,又是嬷嬷妈、嬷嬷妹妹,一盆火似价的哄着姑娘。姑娘本是个天性高旷的爽快人,不觉一时精满神足,心舒意敞,高谈阔论起来。
  那时虽是十月天气,山风甚寒,屋里已生上火。须臾,点上灯来,那铺盖包袱也都取到。那位姨奶奶又送了些零星吃食来,褚大娘子便都交给人收拾去,等着夜来再要。便让安太太上了炕,又让何、张二位姑娘上去。因向安太太说:“我在左边给你老人家摆一只凤凰,右边给你老人家摆一只凤凰。”他自己却挨着炕边坐了。除了玉凤姑娘不吃烟,那娘儿三个每人一袋烟儿,安太太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十分欢喜。
  大家便围炕闲话起来。
  安太太道:“真个的,你家这个姨奶奶虽说没甚么模样儿,可倒是个心口如一的厚实人儿。我看你们老人家这样的居心行事,敢怕那姨奶奶还给他养个儿子定不得呢。”褚大娘子道:“那敢是好,我也正盼呢。只是我父亲今年八十七了,那里还指望得定呢!”张姑娘道:“不然。那姨奶奶自己知道,他告诉我说,他家老爷子命里有儿子,他还要养两个呢。”安太太道:“这儿女的数儿,他自己那里定得准呢?”张姑娘忍不住笑道:“我也是这样问他来着,他说是刘铁嘴告诉他的。我也不知刘铁嘴是谁,没敢往下再问。”大家听了,早已笑将起来。
  褚大娘子便告诉安太太道:“这是他来的那年,我叫了个瞎生给他算命。要算算他命里有儿子没有。那瞎生叫刘铁嘴,说了这么句话,他就记住了这句话。要是叫他记住了,他肚子里可就装不住了。就这么个傻心肠儿!”玉凤姑娘道:“我可就爱他那个傻心肠儿。只是怕他说话,他一说话,我不笑他,我憋的慌;我笑他,我又怕他恼。”褚大娘子道:“人家可不懂得怎么叫个恼哇!”说着,大家又笑了一阵。
  一时,戴勤进来,隔窗回道:“请示太太合大奶奶,还要甚么不要?外头送铺盖的车还在这里等着呢。”安太太道:“不用甚么了。你没跟大爷去吗?”戴勤道:“老爷留奴才在这里伺候的。”玉凤姑娘听如此说,便隔窗叫他道:“嬷嬷爹,你先去告诉了话,进来我再瞧瞧你。”戴勤去了进来,又重新给姑娘请安,也问了姑娘几句话。
  姑娘一时想起当日送灵回京的话,又细问了一番,因道:“你们走到那里就遇见这里老爷的人了?”戴勤道:“走到德州。”姑娘道:“他们岸上走,你们河里走,怎得知道就是咱们的船呢?”戴勤道:“姑娘问起这件事,竟有些奇怪,真是老爷的灵圣!头夜大家就知道这里老爷差人接下来了。这一日晚上,船靠了德州码头,点灯后,他们里头在后舱睡了,奴才合宋官儿两个便在老爷灵旁一边一个打地铺,也就睡下。睡到三更多天,耳边只听说老爷叫,那时也忘了老爷是归了西了,就连忙要见老爷去。及至一看,老爷就在当地站着呢,奴才一时认不出来了。”姑娘道:“你怎么又会不认得老爷了呢?”
  戴勤道:“只见老爷穿戴不是本朝衣冠,头上戴着一顶方顶镶金长翅纱帽,身穿大红蟒袍,围着玉带,吩咐奴才说:‘安二老爷差人接我来了,你们可看着些,莫要错过去,叫他们空跑一荡。我上任去了。’奴才就说:“老爷那里上任去?怎的不接太太合姑娘同去?”老爷道:‘太太就来的。姑娘早呢,我不等他了。’说着,往外就走。奴才急了,说:‘老爷怎的不等姑娘同去?奴才姑娘此时到底在那里呢?’老爷把袖子一甩,向我说:‘好糊涂!我见不着姑娘,只怕你就先见着了。此时何用问我!’奴才见老爷生气,一害怕,就唬醒了。原来是一场梦。忙着叫宋官儿,只听他那里说睡语,说:‘我的老爷子!你是谁呀?’及至把他叫醒了,问他,他说:‘见一个人,打扮得合戏台上的赐福天官似的,踢了我一靴子脚,说:‘你这东西睡的怎么这样死!’奴才正告诉他这个梦,只听得外面好像人马喧阗的声儿,又像鼓乐吹打的声儿,只恨那时胆子小,不曾出去看看。奴才就合宋官儿说:‘这事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天亮咱们且别开船,到船头看看,到底有人来没人来。’谁想这里老爷果然就打发梁材他们来了。姑娘想,这可不是老爷显圣吗?”
  这位姑娘可从不信这些鬼神阴阳的事,便道:“老爷成神,怎的不给我托梦,倒给你托起梦来?不要是你那一天吃多了罢?”安太太道:“大姑娘,你可不可不信这话。他们一到京就说过。你大爷还合我说:‘何老大那等一个聪明正直的人,成了神也是有的事,只可惜他不知成了甚么神了。’这神佛的事也是有的。”姑娘终是将信将疑。
  戴嬷嬷笑向安太太道:“奴才姑娘从小儿就不信这些。姑娘只想,要不是有神佛保着,怎么想到我们今日都在这里见着姑娘啊!太太还记得老爷来的头里,叫了奴才娘儿两个去细问姑娘小时候的事情?那时奴才只纳闷儿。谁知老爷早知道姑娘的下落,连奴才们也托着老爷、太太的福见着姑娘了。真真是想不到的事!”玉凤姑娘问道:“老爷怎么问?你们又怎么说的?”随缘儿媳妇便把那日的话说了一遍。姑娘道:“我不懂,你们有一搭儿没一搭儿的把我小时候的营生回老爷作吗?”褚大娘子道:“罢咧!罢咧!连你那拉青屎的根子都叫人家抖翻出来了,别的还有甚么怕说的!”说的大家大笑,他自己也不禁伏在安太太怀里吃吃的笑个不住。
  从来说“欢娱嫌夜短,寂寞恨更长”,只这等说说笑笑,不觉三鼓。褚大娘子道:“不早了,老太太今日那么早起来,也闹了一天了,咱们喝点儿粥,吃点儿东西睡罢。明日还得早些起来,只怕他们这里远村近邻的还要来上祭呢。”说着,随意吃些东西,盥漱已毕,安太太合何玉凤姑娘便在东间南炕,褚大娘子合张金凤姑娘便在西间南炕睡下。戴嬷嬷母女合褚家带来的四个婆儿都在后卷两个里间分住。本村的几个村姑村婆也各各的分头歇息。这里他娘儿们、姐儿们睡在炕上,还絮絮的谈个不住。
  列公,你道怎个“苍狗白云,天心无定;桑田沧海,世事何常”?这青云山分明是凄惨惨的几间风冷茅檐,怎的霎时间变作了暖溶溶的春生画图?都只道是这班人第一个欢场,那知恰是这评话里第二番结束。这正是:
  但解性情怜骨肉,寒温甘苦总相宜。
  要知那何玉凤合安老爷怎的同行,何玉凤合邓、褚两家怎的作别,下回书交代。
  (第二十回完)



  ------------------
  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回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