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回首页
缘起首回 开宗明义闲评儿女英雄 引古证今演说人情天理




侠烈英雄本色,温柔儿女家风。两般若说不相同,除是痴人说梦。儿女无非天性,英雄不外人情。最怜儿女最英雄,才是人中龙凤。
  八句提纲道罢。这部评话原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一种小说,初名《金玉缘》,因所传的是首善京都一桩公案,又名《日下新书》。篇中立旨立言虽然无当于文,却还一洗秽语淫词,不乖于正,因又名《正眼法藏五十三参》。初非释家言也,后经东海吾了翁重订,题曰《儿女英雄传评话》。相传是太平盛世一个燕北闲人所作。
  据这燕北闲人自己说,他幼年在塾读书,适逢一日先生不在馆里,他读到“宰予昼寝”一章,偶然有些困倦,便把书丢过一边,也学那圣门高弟隐几而卧。才得睡着,便恍惚间出了书房,来到街头,只见憧憧扰扰,眼前换了一番新世界:两旁歧途曲巷中,有无数的车马辐辏,冠盖飞扬,人往人来,十分热闹,当中却有一条无偏无颇的荡平大路。这条路上只有一个瘦骨锐头鬓发根根上指的,在前面挺然直立的走了去。闲人一时正不知自己走那条路好,想要向前面那个问问修途,苦于自己在他背后,等闲望不着他的面目。就待一步一趋的赶上借问一声,不想他愈走愈远,那条路愈走愈高,眼前忽然一闪,不见了他,不知不觉竟走到云端里来了。
  没奈何,一个人踽踽凉凉站在云端里一望,才看出云外那座天。原来虽说万变万应,却也只得一纵一横。纵里看去,便是宗动天、日天、月天、水天、火天、金天、木天、土天、二十八宿天,共是九天;横里看去,便是无上天、四人天、切利天、坚首天、持鬘天、常桥天、福生天、福受天、广来天、大梵天、焚辅天、梵众天、少光天、光音天、无量光天、少净天、遍净天、无量净天、善见天、善现天、无想天、无烦天、无热天、无边空处天、无边识处天、无所有处天、非想天、非非想天、色究竟天、须欿摩天、兜率陀天、乐变化天,还有一座他化自在天,共是三十三天。他到的那个所在,正是他化自在天的天界。
  却说这座天乃是帝释天尊、悦意夫人所掌,掌的是古往今来忠臣孝子、义夫节妇的后果前因。这日恰遇见天尊同了夫人升殿,那燕北闲人便隐在一个僻静去处,一同瞻仰。只见那:
  天宫现彩,宝殿生云。仙乐悠扬,香烟缭绕。左一行,排一层紫袍银带的仙官;右一行,列几名翠袖霓裳的宫嫔。阶下列着是白旄黄钺,彩节朱幡。金盖、银盖、紫芝盖,映日飞扬;龙旗、凤旗、月华旗,随风招展。雕弓羽箭,飞鱼袋画着飞鱼;玉辇金根,驯象官牵着驯象。
  飞电马、追风马,跨上时电卷风驰;龙骧军、虎贲军,用着他龙拿虎跳。一个个,一层层,都齐臻臻静悄悄的分列两边。殿上龙案头设着文房四宝,旁边摆着一个朱红描金架子,架上插着四面朱红绣旗,旗上分列着忠孝节义四个大字。
  一时仙乐数声,画阁开处,左有金童,右有玉女,手提宝炉,焚着白檀紫降,引了那帝释天尊、悦意夫人出来。那天尊,头戴攒珠嵌宝冕旋,身穿海晏河清龙袞,足登朱丝履,腰系白玉鞓;那悦意夫人,不消说,自然是日月龙凤袄、山河地理裙了。身后一双日月宫扇,簇拥着出来。
  那时许多星官神将早排列在阶下,只听殿头官喝道:“有事出班早奏,无事卷帘退班。”只见班部丛中闪出四位金冠朱黻的天官,各各手捧文册一卷,上殿奏道:“今日正有人间儿女英雄一桩公案该当发落,请旨定夺。”早有殿上宫官接过那文册,呈到龙案上。天尊闪目一看,降旨道:“这班儿发落他阎浮人世去,须得先叫他明白了前因后果,才免得怨天尤人。
  但是天机不可预泄,可将那天人宝镜放在案前,叫他各人一照,然后发落。”值殿官领旨,早有一集人抬过一座金镶玉琢、凤舞龙蟠的光明宝镜来。宝镜安顿完毕,天尊便把那架上的“忠、孝、节、义”四面旗儿发下来,交付旁边四个值殿官,捧到阶前,向空中只一展,但见凭空里就现出许多人来:为首的是个半老的儒者气象,装束得七品琴堂样子,同着一个半老婆婆,面上一团的慈祥忠厚。次后便是一个温文儒雅的白面书生,又是两个绝代女子:一个艳如桃李,凛若冰霜;一个裙布钗荆,端庄俏丽。还有一个朱缨花袞的长官,一个赤面白髯的壮士。又是一个淡妆嫠妇,两双中年老年夫妻。还有个六七分姿色的青衣侍婢。后面随着许多男的女的、老的少的、村的俏的,都俯伏在殿外。
  天尊发落道:“尔等此番入世,务要认定自己行藏,莫忘本来面目,可抬头向天人宝镜一照看!”众人抬起头来一看,只见那宝镜里初照是各人的本来面目,次后便见镜里大放光明,从那片光里现出许多离合悲欢、荣枯休咎的因缘来。大众看了,也有喜的,也有怒的,也有哀的,也有乐的。这个扬眉吐气,那个掩目垂头,鼓舞一番,叹息一番。看够多时,只见那宝镜中金光一闪,结成了一片祥云瑞霭,现出了“忠、孝、节、义”四个大字。众人看了,一齐向上叩首,口中齐祝“圣寿无疆”。那殿头官又把旗儿一展,那些人依然凭空而去,愈去愈远,堕入云中,不见踪影。
  悦意夫人向天尊道:“今日天尊的这番发落,可谓欢喜慈悲。只是这班忠臣孝子、义夫节妇,虽然各人因果不同,天尊何不大施法力,暗中呵护,使他不离而合,不悲而欢,有荣无枯,有休无咎,也显得天尊的造化,更可以培养无限天和。天尊意下何如?”
  天尊道:“夫人,你不见那后边的许多人,便都是这班儿牵引的线索,护卫的爪牙。至于他各人到头来的成败,还要看他入世后怎的个造因,才知他没世时怎的个结果。况这气数有个一定,就是作天的,也不过奉着气运而行,又岂能合那气运相扭?你我乐得高坐他化自在天,看这桩儿女英雄公案,霎时好耍子也!”
  悦意夫人道:“请问天尊,要作到怎的个地步才算得个‘儿女英雄’?”
  天尊道:“这‘儿女英雄’四个字,如今世上人大半把他看成两种人、两桩事:误把些使气角力、好勇斗狠的认作英雄,又把些调脂弄粉、断袖余桃的认作儿女。所以一开口便道是‘某某英雄志短,儿女情长’,‘某某儿女情薄,英雄气壮’。殊不知有了英雄至性,才成就得儿女心肠;有了儿女真情,才作得出英雄事业。譬如世上的人,立志要作个忠臣,这就是个英雄心,忠臣断无不爱君的,爱君这便是个儿女心;立志要作个孝子,这就是个英雄心,孝子断无不爱亲的,爱亲这便是个儿女心。至于‘节义’两个字,从君亲推到兄弟、夫妇、朋友的相处,同此一心,理无二致。必是先有了这个心,才有古往今来那无数忠臣烈士的文死谏、武死战,才有大舜的完廪浚井,秦伯、仲雍的逃至荆蛮,才有郊祁弟兄的问答,才有冀缺夫妻的相敬,才有汉光武、严子陵的忘形。这纯是一团天理人情,没得一毫矫揉造作。浅言之,不过英雄儿女常谈;细按去,便是大圣大贤身份。
  “但是要作到这个地步,却也颇不容易。只我从开辟以来,掌了这座天关。纵横九万里,上下五千年,求其儿女英雄、英雄儿女一身兼备的,也只见得两个:一个是上古女娲氏。只因他一时感动了一点儿女心,不忍见那青天的缺陷,人面的不同,炼成三百六十五块半五色石,补好了青天,便完成了浩劫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年的覆载;拈了一撮黄土,端正了人面,便画一了寅会至酉会八万六千四百年的人形,从儿女里作出这番英雄事业来,所以世人才号他作‘神媒’。一个是掌释教的释迦牟尼佛。只因他一时奋起一片英雄心,不许波斯匿国那些婆罗门外道扰害众生,妄干国事,自己割舍了储君的尊严富贵,立地削发出家,明心见性,修成个无声无色、无臭无味、无触无法的不坏金身。任那些外道邪魔,惹不动他一毫的烦恼忧思恐怖,把那些外道普化得皈依正道。波斯匿国国王才落得个国治身尊,波斯匿国众生才落得个安居乐业。
  “到后来,父母同升佛果,元配得证法华,善侣都转法轮,子弟并登无上。从英雄上透出这种儿女心肠来,所以众生都尊他为‘大雄氏’。
  “此外,三代以下,秦不足道也。讲英雄,第一个大略雄才的莫如汉高祖。他当那秦始皇并吞六国统一四海全盛的时候,只小小一个泗上亭长,手提三尺剑,从芒砀斩蛇起义,便赤手创成了汉家四百年江山,似乎称得起个英雄气壮了。究竟称不起,何也?暴秦无道,群雄并起,逐鹿中原,那汉王与西楚霸王项羽连合攻秦,约先入关者王之。汉王乘那项王火咸阳、弑义帝、降子婴、东荡西驰的时候,早暗地里间道入关,进位称王。那项王是个‘力拔山气盖世’的脚色,枉费一番气力,如何肯休?便把汉王的太公俘了去,举火待烹,却特特的着人知会他,作个挟制。替汉王设想,此时正该重视太公,轻视天下,学那‘窃父而逃,遵海滨而处,终身欣然,乐而忘天下’的故事,岂不是从儿女中作出来的一个英雄?即不然,也该低首下心,先保全了太公,然后布告天下,问罪兴师,合项王大作一场,成败在所不计,也还不失为能屈能伸的大丈夫本色。怎生公然说:‘我翁即而翁,而欲烹而翁,请分我一杯羹?’幸而项王无谋,被他这几句话牢笼住了,不曾作出来。倘然万有一失,他果的谨遵台命,把太公烹了,分杯羹来,事将奈何?要说汉王料定项王有勇无谋,断然不敢下手,兵不厌诈,即以君之矛还置君之盾,那项王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君,汉王岂不深知?岂有以父子天亲这等赌气斗智的?所以祸不旋踵,天假吕后,变起家庭,赵王如意死于鸩毒,戚夫人惨极人彘,以致孝惠不禄。这都因汉高祖没有儿女真情,枉作了英雄事业,才遗笑千古英雄!
  “再要讲到儿女,第一个情深义重的莫如唐明皇。为了一个杨贵妃,焚香密誓,私语告天,道是‘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’。这番恩爱,似乎算得是个儿女情长了。究竟算不得,何也?当元宗天宝改元以后,把个杨贵妃宠得迭荡骄纵,帏薄不修。那杨贵妃的来历倒也不消提起,致伤忠厚。
  “独怪他既有个梅妃,又想着杨妃;及至得了杨妃,便弃了梅妃;又不能终弃梅妃,以至惹下杨妃。自己左右的两个人尚且调停不转,又丢下六宫佳丽,私通三国夫人。除了选色征歌之外,一概付之不闻不问。任着那五王交横,奸相当权,激反胡奴,渔阳兵起。他却有贼不讨,转把个不稳的天下丢开不问,带上个受累的贵妃,避祸而行。及至弄到兵变马嵬,六军抗命,却又束手无策,不知究奸相、责骄帅、斩乱兵,眼睁睁的看着人把个平日爱如性命的个宝贝生生逼死。息壤在彼,‘七月七日长生殿’的话,岂忘之乎?况且《春秋》通例,法在诛心。安禄山之来,为杨贵妃而来,不是合唐家有甚的不共戴天之仇。唐明皇之走,也明知安禄山为着杨贵妃而来,合唐家没甚不共戴天之仇,所以才不辞蜀道艰难,护着贵妃远避。及至贵妃既死,还瞻顾何来?自然就该‘王赫斯怒’,拨转马头,馘安禄山之首,悬之太白,也还博得个‘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’,给天下儿女子吐一口气。何以又‘三郎郎当,三郎郎当’,愈走愈远!固无怪肃宗即位灵武,不候成命。日后的南内西内,左迁右迁,父子之间,愈弄愈弄出一番不好处的局面来。就便杨贵妃以有限欢娱,无多受享,也使他落了一生笑柄,万古羞名。这都因唐明皇没有英雄至性,空谈些儿女情肠,才哭坏世间儿女。可见‘英雄儿女’四个字,除了神媒、大雄之外,一个有名的大度赤帝子、风流李三郎尚且消受不得,勉力不来,怎的能向平等众生身上求全责备?
  “方今正值天上日午中天,人间尧舜在上,仁风化雨所被,不知将来成全得多少儿女英雄。正好发落这班儿入世,作一场儿女英雄公案,成一篇人情天理文章,点缀太平盛事。这便是今日绣旗齐展,宝镜高悬,发落这桩公案的本意也。”
  悦意夫人听了,一一领会。一切人天皆大欢喜。只见天尊把龙袖一摆,殿头官才喝得声:“退班!”
  那燕北闲人耳轮中只听得一片喧哗,喊道:“捉!捉!捉!”
  随着便是地坼山崩价一声响亮,吓得他一步踏空云脚,一个立足不稳,早从云端里落将下来。一跤跌醒,却是一场大梦。
  睁开眼来看看,但见院子里一班逃学的孩子,正在那里捉迷藏耍子,口里只嚷道:“捉!捉!捉!”面前却立着合他同砚的一个新安毕生,手里拿着一方界尺,拍的那桌子乱响,笑嘻嘻的叫道:“醒来!醒来!清天白日,却怎的这等酣睡?”他道:“我正梦着一段新奇文章,不曾听得完,却被你们这般人来打断了。”说着,便把他梦中所闻所见,云端里的情书,详细告诉了那毕生一遍。
  毕生道:“先生不在馆,你看他大家在那里捉迷藏,捉得好不热闹!我正要拉你去一同作耍,你倒捉住我说这云端里的梦话。快来捉迷藏去!”说着,拉了他便走。那闲人也就信步随了他去,一时早把梦中的话忘了一半。不因他这番一个迷藏一捉,一生也不曾作得一个好梦,只着了半世昏迷。迷而不觉,也就变成“不可圬也”的一堵“粪土之墙”,“不可雕也”的一块“朽木”,便落得作了个“燕北闲人”。
  列公牢记话头:只此正是那个燕北闲人的来历,并他所以作那部《正法眼藏五十三参》的原由,便是吾了翁重订这部《儿女英雄传评话》的缘起。这正是:
  云外人传云外事,梦中话与梦中听。
  要知这部书传的是班甚么人,这班人作的是桩甚么事,怎的个人情天理,又怎的个儿女英雄,这回书才得是全部的一个楔子,但请参观,便见分晓。
  (缘起首回完)


  ------------------
  
后一页
前一页
回目录
回首页